《寻找蓝色风》:拓童话写作的新宽度
2017-12-04 10:17:31 来源: 新华网 编辑: 匡婷

  原标题:《寻找蓝色风》:拓童话写作的新宽度

  将古典人文精神与现代社会生存困惑融为一体,讲述了一个关于寻找生命意义的哲理寓言。

  一群五花八门的角色,各怀千奇百怪的心思,在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交织下,组成了一支奇葩小团队,朝着一个方向,走上了一条共同冒险之路,听上去这似乎是现代人类社会生活的某种象征?

  这支奇葩小团队的核心人物是阿丑,旅行的目的地正是他要去的地方——风之城。阿丑何许人?女娲抟土造人时一不小心出产的废品,一个被遗弃在地下沉睡了三百万年的泥娃娃。阿丑梦寐以求一个有鲜活灵魂的血肉之躯,“如果一个人没有灵魂,一切都是没有意思的……”为此,他要去寻找他的造物主,确切地说,是要寻找女娲留下的那一口仙气——能让他变成真人的蓝色风。

  是甘心做一个与天地同在但没心没肺没灵魂的泥娃娃,还是做一个仅有数十年寿命却有血有肉有思想情感的真人?这是《寻找蓝色风》提出的第一道命题,也是这部童话的故事主线。老话说:不能白活一世,不能枉自为人,不能白来世上走一遭……总之都是一个意思,即,生命虽然短暂,却有无数奇迹发生的可能,人生虽然有限,精彩却可以无限。

  然而,阿丑的小伙伴们并不都是这样想的,他们的梦想甚至与阿丑南辕北辙。透过故事中这些幻想人物的奇遇,《寻找蓝色风》向读者揭示了当下社会芸芸众生的若干种活法,传递出作者对于生命之长度与宽度的哲理思考。

  譬如,蓝尾狐与阿丑恰好相反的理想,给读者提供了一个纵向观察生命意义的视角。他们一个宁愿为了几十年的鲜活而抛弃无数个三百万年寿命,另一个则希望获得一百条甚至更多条命,那么生命的意义和价值、生命的精彩程度与生命的长短究竟有何关系?蓝尾狐外表华丽优雅,储存了一脑袋空洞的知识,贪婪无度地攫取物质财富,精神却陷在无限的空虚和焦虑中难以自拔。然而当他终于明白他的生命只有区区五十年,在最初的崩溃和绝望之后,开始琢磨“我也得做一点儿什么,用我唯一的一条命”,甚至决定将囤积的财富与人分享,并憧憬要走出一条溢满花香的小路……

  又譬如,牙婆婆与阿丑层次不同的视野与境界,提供的则是一个横向思考生命格局的视角。牙婆婆的生活困囿于每天睁眼就磨牙的一地鸡毛之中,眼界仅限于茄子房那么宽,最多不超出牙牙山的范围,最大的理想就是得到泥娃阿丑身上的琥珀之心,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。阿丑的理想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切实际的天方夜谭:“寻找灵魂?这听上去是多么滑稽的事啊!”当牙婆婆终于摆脱了磨牙的困扰,她开始看到了生命格局还有进一步拓宽的可能,譬如她雄心勃勃地要种出一个天底下最漂亮的南瓜房……

  因此这一趟冒险之旅,也是小伙伴们的精神成长之旅,虽然每个人未必实现了加入小团队的初衷,但是每个人都从旅程中获得了让生命更充实更有意义的东西,包括那只整天游手好闲、想入非非的小老鼠,和那群因缺爱而生恨、把快乐建在别人痛苦上的小山妖,甚至那个百无聊赖地为女娲看守炼石炉的巨人伏塔,以及由于小气而被关进魔钟的风先生,等等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,《寻找蓝色风》是将古典人文精神与现代社会生存困惑融为一体,讲述了一个关于寻找生命意义的哲理寓言,试图破解关于爱与被爱、欲望与付出、焦虑与释然的人生秘笈。

  而同时,《寻找蓝色风》也充分体现了幻想文学的艺术魅力。如前所述,这部童话相当成功地刻画了一群幻想人物,象征了现实社会中的几类典型。作者以丰富的想象力,营造了跌宕起伏的幻想故事情节,和诙谐生动的对话动作等细节描写,以及自然幽默的叙述语言,将幻想人物的性格和奇遇刻画得极具可读性。譬如牙婆婆被不断长长的牙齿弄得生无可恋的各种令人喷饭细节,夸夸其谈的冒险家小老鼠一见火腿肠便将一切抛到了脑后,泥娃掉进水里后五官挪位被溶解得狼狈不堪,蓝尾狐动不动就趾高气扬地卖弄关于宇宙黑洞之类学问,等等,都被作者用夸张而幽默的文字生动地描写出来,包括牙婆婆那个一口气念不下来的超长并且引人发笑的名字,都带给读者轻松快乐的阅读享受。(汤锐)